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 

本来要上电影院看《晚秋》的,结果看了《桃姐》。

 

《桃姐》大致讲述了一位富家的仆人晚年的生活,她有幸,被她带大的孩子照顾得很好。影片很细致的描写着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,柴米油盐,却在内心的缝隙里撬动着沉重。

 

我目前的境遇显然比桃姐好,不过,不可否认我也同样需要面临一个问题,作为一个80后的独生女,没有兄弟姐妹共同承担赡养父母的责任,以及只可能被一个孩子赡养。那么,未来的我该如何养老?我的晚年是更好还是更糟?

 

三天的博鳌论坛正好有一分论场探讨老龄化的问题。而所有的论述几乎围绕两个话题,生育问题和投资问题。

 

在场的嘉宾提出:首先,要结束独生子女政策,只有出生的人比衰老的人多,老人才可能有人力去被照顾,这是常识。也是大多数人的观点。

 

此外,在一个与钱脱不了干系的社会系统里,自然有人认为应学习日本,开放金融市场,使投资产品多元化,例如购买各种保值产品,债券,基金,保险等。甚至为了分散投资风险,跨境投资。用投资来做保值增值。

 

还有人说,要促进老年人的消费。这也有一定道理,毕竟80后,从改革开放开始就生长在一个消费社会,延续消费惯性,到年老,一定也不可能减少。可消费力肯定受收入下滑的限制。

 

我想以上三点之重要,不及第四点,人均寿命的长短。

 

比如,我25岁参加工作,55岁退休,工作的时间是30年,如果我能活到85岁以上,那么我退休的时间就比工作的时间还长。

 

于是,也有人提出,应该提高退休年龄。可是,我就常常听到公务员和事业编的朋友抱怨,诸如某领导不退,下面一串的人都无法提拔的事情,不可胜数。

 

最后终归要问的,不过是,我到底要生几个孩子?我要做怎样的投资和消费?我要干多久的活?才能让我的晚年依然保有一定的体面。其实,这些也不过是人们常常在饭桌上讨论的话题。

 

作为一个有一定事业心的女人,同时,我希望我对孩子的投入不能有一丁点的少。我只想生一个孩子。有的时候,我甚至觉得独生子女政策是对我的一种拯救。我见过很多老人,有几个子女,总是最能干的,干得最多。

 

养老靠子女,不在乎数量。

 

我也见过很多老人,拼命存钱,却交给一两个银行的客户经理,或者买一两只公募基金,拿去投资,结果亏得一塌糊涂。投资亦有风险,需慎入。

 

也有人说,争取早日实现财务自由,提前退休,这也似乎有点过。毕竟,工作不仅仅是为了挣钱。工作是生命中的一部分,它是你了解社会的渠道,提供各种新鲜内容给大脑不间断思索,它是你和孩子沟通的交集,等他长大了除了关注其衣食住行外,依然能有精神上的沟通与交流。

 

如果说,生命是一段长跑旅程,谁能跑得长,跑得远,跑得稳定,才是关键。它可以很具体,也可以很系统性。

 

如果说生命是一个投资组合,它的各种资产的配比应该均衡。工作、朋友、家庭、子女、投资均是各种资产,这些资产需要投入爱和精力。在年轻时,工作是那个拉动收益的资产,而人到中年,均衡配比,稳定发力,到老年,再拉大子女和家庭配比,所谓享受天伦之乐。

 

而真实的生活,也许也如《桃姐》的英文名“A Simple Life”所言,一切都很简单。爱要及时,趁活着。

 

命该如此。

 

话题:



0

推荐

田林

田林

13篇文章 1次访问 10年前更新

盛世边缘人。(财新记者) 我是名记者,所以我的使命应该是尽可能的接近真相,于是我有了勇气。我只是个普通人,所以我有原谅自己的许多条理由,于是我有了快乐。 联系方式:lintian@caixin.com

文章